安倍政权再次登场
2012-12-29 05:14:17
  • 0
  • 0
  • 3

 

2012年12月16日,日本众议院举行选举,在480席位中,自民党从118席暴涨为294席,加上其政治同盟公明党的31席,超过三分之二席位。这意味着在参议院不能过半数的自民党、公明党法案,回到众议院来再投票,也能成为法律。以此对比,在2009年8月的众议院选举中获得308席位上台的民主党,这次只得到57席位,几乎败给刚成立的以石原、桥下为头的日本维新会(54席)。在冷战期间作为最大在野党挑战、制衡、乃至引导自民党执政的社会党继承者社会民主党从7席减为2席,失去了在国会中登录为政党(5席以上)的资格。

民主党3年来的执政,完成了从中间路线向自民党右翼路线的转换,而以安倍晋三为首的自民党则从右翼转换到极右路线。支配日本维新会的“双峰”石原慎太郎自不用提,从大阪起家的桥下彻很快抛弃他成名时用过的“反核”等口号,时机变幻时连“大日本帝国宪法”也未尝不可利用(东京都的维新会议员就如此提倡)。在这样的背景下12月26日登场的第三代政客安倍[1]的第二次政权,与朝鲜北方的第三代王朝、南方韩国及中国的第二代政权相呼应,东亚未开化的政治生态可想而知。

从短期来看,面对民主党留下的对中、对韩外交焦局,安倍会收敛起未当首相之前的露骨军国主义言论,暂不主动出击,而首先出访美国,打消民主党执政期间给美国带来的“日美中等边三角形”的最后悬念,在冲绳基地等问题上确保美军的战略意图得到执行。

其次、以“危机突破内阁”为口号,全面修改民主党的冻结原子能开发等经济政策,配合早已不耐烦的日本官僚集团和资本阶级的要求,推行弱肉强食的新自由主义路线。这其中包括民主党政权犹豫不决的东日本综合灾难的“复兴”计划,很可能会启用原小泉政权的竹中藏平这样的把灾难当成“破坏性建设”机会的政客文人,把受灾区当成其试验场。这次选举的最大赢家是官僚集团和财界,他们一直不忘小泽一郎分裂自民党的“原罪”,在选举前几乎以违反选举资金法把小泽治罪,并迫使小泽带走54名民主党议员成立“国民生活第一”党。但幕后黑手小泽形象不佳,为了选举,以“一兵卒”的身份带队加入即兴成立的“日本未来党”,结果几乎全军覆没,从61席位剧减为9席,只好与未来党“离婚”。

三、在社会政策方面,特别是与日本维新会联手,修改教育基本法,限制民主、人权的内容,突出“爱国心”教育,让法律为国家权力服务,限制教师工会的政治性活动,把拒绝演唱“君代”国歌、起立致敬“日丸”国旗的教师开除学校;修改劳动基本法,限制在政府部门中的工会活动等,特别是在就业保障方面推行自由放任的残酷竞争体制;强化“家庭”价值观、抑制个人自由,把医疗等社会保障从政府的责任中解脱来开,交给“市场”去宰割。

最后,安倍政权会等到2013年7月举行参议院选举,指望选举后与公明党、日本维新会等能够控制多数甚至三分之二的席位,就可以展开修改宪法、成立名正言顺的国防军、行使“集团自卫权”等一系列“战后总结算”。

当然,这次选举并不意味着自民党的胜利、而是选民对民主党的抛弃,安倍的一系列激化日本政治、社会矛盾的政策必然会引起日本社会的进一步动荡和分裂。伴随着国际政治的风向,日本政治的更加右倾化,包括它是否会沿着军国主义方向“暴走”(年轻的桥下彻的希特勒特征已经广为人知),值得进一步关注。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2年12月27日]

(附录)

 


[1] 1989年我关于日本国际问题的论文获得日本外务省和外交协会的优秀奖,得到其父日本外交协会会长安倍晋太郎的奖状。见附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