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正熙独裁开发体制的起源:满洲国统制计划经济
2012-11-01 01:48:09
  • 0
  • 0
  • 0

 

我在日本读到铃江言一1930年8月15日出版的《中国革命中的阶级斗争》[1],对于受布尔什维克国家专制主义(列宁主义)风潮影响的铃江那一代日本青年、特别是跑到中国大陆来施展抱负的“满铁”(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集团印象深刻,后来专门写过一文分析[2]。例如,伊藤武雄等利用满铁资源对“满洲国”所作的民族学、人类学调查,是最早的大规模中国农村调查,我曾经动过翻译、介绍的念头,可惜我后来被赶出“学术界”,无暇顾及了。Chalmers Johnson在其成名作 MITI and the Japanese Miracle 通产省与日本奇迹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2) 中也介绍了吉田茂、岸信介这些战后日本复兴的首领来自于满洲国统制计划经济的文职官僚背景。御厨贵的《政策的综合与权力:日本政治的战前与战后》[3]对于日本文职官僚在战时、战后的连续性有出色的分析。最近,在日本的韩国学者姜尚中、玄武岩共著《岸信介与朴正熙》的出版,把独裁开发体制的起源也归溯到满洲国统制计划经济[4]

1917年刚进入东京帝国大学的岸信介在“大正民主主义”高昂期立即受到俄国革命成功的刺激,对腐朽的国粹主义和天皇绝对专制失去信心,一下子被国家社会主义论客北一辉的《国家改造大纲》迷倒。岸信介毕业后成为以企画院(相当于“国家计委”)为中心的国家官僚一员,与军部幕僚联手,着手把日本改造成高度国防工业化国家。新成立的“满洲国”正好是“满洲国总务厅次长”(皇帝、总理、厅长等都是傀儡)岸信介大显身手的国家社会主义试验场,把主要产业统制起来的“满洲国经济建设要纲”、“满洲国产业开发五年计划”就是他的杰作[5]

在朝鲜殖民地农村出身的帝国子民冈本实,经过两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本科教育、以中尉军衔的优秀成绩毕业于满洲国陆军军官学校,得到皇帝溥仪的金表嘉奖。满洲国的战时反共国防政策(包括国民思想统制)、以军部为基础的中央集权专制、以国防产业为中心的重化学工业化、以官僚主导的计划经济等建筑起来的国民总动员体制,都成为青年将校冈本实眼中的国家“现代化”样板。1961年5月16日以“国家再建最高委员会会长”发动政变夺取韩国国家权力的冈本实(已改名为朴正熙),很自然地起用旧满洲国部属,推行日本帝国在台湾、朝鲜和满洲国等殖民地的经验,包括“新村”国民改造运动、国民教育宪章、向国旗宣誓、军事教育、忠孝教育、广播体操、国民歌谣、五人一组互相监督的“班常会”等。半年以后,巩固了政权的朴正熙11月11日重返日本,与已经带领日本经济高度成长的前首相岸信介聚会,信心满满地推行兵营国家式的独裁开发“韩国式民主”体制。

此时,满洲国早已灰飞烟灭,连接原满洲国高级官僚(A级战犯嫌疑)和下级军官的是美日、美韩安保条约。现在,朴正熙的女儿正在争逐韩国总统,再一次引发对朴正熙独裁开发体制的争议;岸信介的孙子安倍晋三几年前失去短期总理身份后又回到自民党总裁的位子再次冲刺总理权力。如果他们都如愿以偿,践踏民主自由的统制“妖怪”又会回来吗?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2年10月30日]


[1] 平凡社《东洋文库》第272、275号,阪谷芳直校订,1975年。我的读后感“现实的历史中包含着合理的必然”发表在东京《民主中国》1993年6月号。

[2] Jing Zhao “The Politics of Suzue Genichi: The Class Conflicts in Chinese Revolution”. Sino-Japanese Studies Vol. 9 No. 1 1997.

[3] 东京大学出版社 1996. ISBN 978-4-13-030102-2. 我在H-Japan (January 1997)为此书写过书评:http://www.h-net.org/reviews/showrev.php?id=762

[4] 以下引用来自《かけはし》2012年10月22日号"開発独裁と満州国の統制計画経済"。Bruce Cumins Korean’s Place in the Sun: A modern history (W.W. Norton & Company 1997.p.311)也对此简单提及。

[5] 与直到今天的中国何其相似!他们都来源于苏联。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