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股东大会的艺术之三: Symantec
2012-10-25 05:30:59
  • 0
  • 0
  • 0

 

“与1989年天安门运动和目前的阿拉伯之春一样,占领运动的实质就是在决定我们生活的公共空间确保我们的发言权,其中之一就是占领决定全球化走向的各大公司的股东大会。” [1]继今年H-P、NetApp的股东大会[2]后,今天我再度例行公事,占领Symantec[3]股东大会、代理老战友John Chevedden宣读第4号公司治理提案。

我提前两个小时出发从旧金山湾区东北开往西南,没想到交通如此拥挤,在会前3分钟才赶到公司。一位早已等待的女士把我引入会场第一排入座。我迅速翻阅股东会议资料,注意到Rules of conduct会议行为规则针对我们设计,如临大敌:”6. Inappropriate conduct. … that disrupts the meeting to the extent that it cannot be continued within the bounds of proper decorum or comments that are derogatory to individuals or otherwise in bad taste will not be permitted and may be the basis for removal from the meeting.”(6. 非礼行为:会议不容许扰乱得体秩序的行为和贬损人格或低级趣味的言论,这样做会被赶出会场。)

公司CEO宣布会议开始,我巡视会场,除了近十个董事外,有五、六个公司主管和员工,加上两、三个股东,总共二十人左右。几分钟以后,就轮到我宣读要求高级主管长期持有公司相当股份的提案[4]。提案引用独立研究机构The Corporate Library[5]的报告,指出公司在高层报酬方面(例如CEO报酬高达8百万美元)“高度令人担忧”。

现在的CEO今年以董事会主席的身份接替了提案中批判的CEO,我就没有继续念提案后半部对不在场的原CEO和在场的董事们的批判。这倒不是担心因为“贬损人格或低级趣味的言论”会被赶出会场(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认可了提案的内容),我而是想起Emma Goldman评价“钢铁大王”卡内基:卡内基实在有幸,值得被伟大的Berkman挑选出来教育,要不然,在安那祺主义的历史上,谁会提起卡内基(实际被刺的是卡内基代理)?今天坐在我面前的这些董事实在不值得因为贪婪而由我提起他们的名字。另外,我也不想成为所有董事阶层(谷歌、思科、微软等公司的董事会还有斯坦福、普林斯顿等大学的校长)的头号敌人。其中一个董事是Best Buy公司的常务副总裁,而我正在与Best Buy交涉呢!

因为只有两、三个股东到会,CEO连公司业绩也懒得报告了。只有一个股东就Symantec公司对手McAfee被Intel收购一事提问,想知道Symantec是否也在寻求买主。我本来对硬件公司Intel收购软件服务业McAfee过程中的人权考量有所帮助,但因为自己没有Symantec公司的股份,就没有发言。

我们的提案没有通过。可能是因为原CEO已经离开,多数股东愿意给新CEO一些时间的缘故。与H-P(我已经提交了明年股东大会的人权提案)、NetApp(我在8月股东大会后购入了其股票准备再度占领)不同,Symantec不具有重要的世界战略价值,我决定撤离对Symantec的占领。

 

[赵京,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2012年10月23日]


[1]占领(惠普)股东大会的艺术”2012年3月21-28日,http://cpri.tripod.com/cpr2012/occupy_HP.pdf

[2] 占领股东大会的艺术: NetApp的公司治理提案http://cpri.tripod.com/cpr2012/netapp.pdf

[3] 公司http://www.symantec.com/zh/cn/about/profile/  我们的历史:几位富有远见卓识的计算机科学家在 1982 年成立了赛门铁克公司。公司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软件公司之一,拥有 17500 多名员工,遍布 40 多个国家和地区。 我们提供安全、存储和系统管理解决方案,可以帮助我们的各类客户(范围从个人用户、小型企业到规模最大的跨国企业)保护和管理其信息,我们能够从更多角度出发,比其他任何公司更全面、更有效地防御更多风险。

[4] http://investor.symantec.com/phoenix.zhtml?c=89422&p=irol-proxy有提案的链接。

[5] 又是它!这提示我以后可以引用中日美比较政策研究所的成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