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合众国2012年总统竞选宣言
2012-10-21 12:21:13
  • 0
  • 0
  • 452

 

美利坚合众国2012年总统竞选宣言

Jing Zhao

 

谢谢大家与我分享这个对美利坚合众国和全世界都非常重要的时刻。自从1995年11月7日从日本逃来美国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经历了十几年无国籍政治难民身份,我今天终于可以与大家一同参与联邦政府的最高公职选举了。这不仅是在庆祝一个被北京当局和东京政权赶出它们控制的人为国境的流亡难民成为美国总统的梦想 ,更是在确认我的义务、责任,让每一个人都发挥出创造性的潜能,去热爱、奉献、领导、实现所有人的“美国之梦”。

 

如果我当选为总统,我要立即从以下领域着手改变美国。

 

[全民就业]

美国经济这次陷入严重的危机,不是可以循环恢复的,而是结构性的自由资本主义制度缺陷,首先体现在就业问题上。我自己研究过美国和日本、中国的无业率问题[1]。例如,2003年5月美国的无业率是38%,而不是劳工部编造的4-5%[2]。劳工部不为劳工,那些为资本或权力服务的御用学者们计算无业率时先把许多移民、妇女、已经对市场的灵光性失望而不再徒劳申请工作的人排出在劳动力市场之外,又把许多勉强打工、不可能维持生计的临时工也算为“就业”。更荒唐的是“国际劳工组织”ILO这么一个与国际劳工命运无关的机构居然把每周工作1小时就算为就业!我在“四小时工作制与完全雇用”[3]研究中指出:《华尔街日报》2010年1月9-10日承认美国2009年12月的无业率是17.3%,比美国政府和“主流经济学”依然坚持的10%无业率还客观;又图示出美国的被雇用率从1999-2000年的64%降到2009年的58%,实际上承认美国的无业率从36%升到42%。而根本的解决方案不是什么“创新”、给企业减税等等,只能从减少工作时间着手。

我在“劳动权是一项基本的人权”[4]中指出过:“任何制度都必须确立在劳动权这个基本人权之上,只有这个基本人权获得了保障,才有可能为进一步的社会政治权益,如受教育权、基本医疗福利等提供基础。劳动权其实就是生存权,因为每一个有劳动能力的人都希望、都必须劳动才能生存。不能提供、保障劳动权的制度就是不合理的、不道德的,也是反人类的制度。” 一百多年前,安那祺主义(自由社会主义)者们与劳工阶级通过罢工、游行、抗议和坐牢等牺牲,争取到每天八小时工作的权利。一个多世纪过去了,科学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跃,特别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科学技术和产业很像在半导体/计算机产业里著名的Moore's law “硬件计算速度每年提高一倍、生产成本每年减少一半”所描述的那样发展,为什么我们的社会制度还那么落后呢?昨天,Take Back Your Time运动的组织者John de Graaf告诉我一个在加州过去淘金谷Amador County发生的动听的“面包与玫瑰”的故事:几年前,这个以生产葡萄酒为主的小县发生财务危机,县厅与工会达成协议不裁员而减少工时/工资。今年,财务状况改善了,要不要恢复过去的工时/工资呢?全县投票表决,有29%要更多的面包(工资),有71%要更多的玫瑰(自由时间)!让我们把Amador County的经验推广到全国!作为新的美国总统,我将在第一年推行七小时工作制,把无业率降低到30%以下;在第二年推行六小时工作制,把无业率降低到15%以下;在第三年推行五小时工作制,实现全民就业(完全雇用);在第四年推行四小时工作制后,我就以身作则,提前退休了!

 

[教育改革]

让我告诉你们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我们这里的全美设施最贵的高中Dougherty Valley High School竟然头两年不开物理课!我找到校长,以自己的物理大学生经历说明物理是科学和工程的基础,她说没钱聘足够的物理教师!唉!我将寻求立法为所有初中和高中的每一个年级都提供物理等科学教育。我也要寻求立法为3至5岁的学龄前儿童,提供每周5天的早期学习条件和必要的营养。这项事业的资金将来源于肥大的五角大楼开支。五角大楼开支浪费巨大,削减10%的开支不会损害我们的国家安全。我在“简评美国新的国防战略指导”[5]中指出:“在经历十年的一场不必要的(阿富汗)战争和一场不应该的(伊拉克)战争后,面对阿拉伯革命后的中东局势和中国的崛起,衰落的美国必须改变过时的帝国战争政策,…美国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今后十年内,美国的军费预算,可以、也不得不再削减更多。这个战略指导,虽然晚到了一、二十年,实际上宣告了世界上最后一个帝国的终结的开始。”这笔可以为每个孩子节省出4-5千美元的开支,可以提升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使每一个家庭都受益。我也将以同样的努力,为所有美国青年提供免费的大学教育。

 

[国际和平]

只有永恒的和平才能保护孩童的天资,而孩童的天资正是通过爱护和教育而达到的。我在冷战后期进入中国的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学习核物理,邓小平也曾经跑来感谢我们帮助中国政府能够与美苏对抗,形成所谓“世界三角格局”。但是,我们知道,现代物理学的杰出创始人爱因斯坦和波尔等人非常不安地看到科学知识被操纵在各国家权力手中危害世界和平。与其帮助北京政权对抗华盛顿和莫斯科,还不如到西方学习和平运动,所以我毅然放弃核物理专业,到创造了经济奇迹的日本去学习和平发展的社会学。当我在日本因为组织人权、民主运动被东京和北京政权迫害无路可走时,影响过甘地的再洗礼门诺派教会了我非暴力的原则[6]

我要把State Department国务部改名为Peace Department和平部,请国会议员Kucinich担任部长。当和平深植于我们内心深处,和平也就显露在我们社会和国家的外延。相信战争不可避免就必然导致暴力。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将与世界各国合作,让战争成为历史,让核武器不复存在。我们要解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解散美日军事同盟[7],为世界树立榜样。解散了五角大楼后,中国的“人民解放军”、日本违宪的“自卫队”,以及世界上的所有常备军,还有什么理由存在?世界上所有的军队,都是各国统治阶级为了镇压本国和别国民众的暴力恐怖机器。

我当上总统后,第一个出访的外交就是加沙地带。我们的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兄弟姐妹们被镣铐在恶性暴力循环之中太久了!我们还要帮助解决埃及[8]、伊朗、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叙利亚、利比亚等伊斯兰世界的困难。我们投入了世界大战以来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却不得不惨痛地逃出越南,但我们现在不带一枪一弹又回到了印度支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还没有惨败却又不可能打赢战争的条件下把军队撤出中东呢?在这里还要特别请卡特老总统指导美国废止无人机的军事利用:“正如各国的民众通过民主、人权的抗争减少了世界核战争威胁一样,要把无人机的恐怖硝烟赶出非战斗地区,要把无人机的情报收集功能控制在公开、透明的文职管理之下,要把无人机专用于社会福利事业”[9]。我也要亲自出面,诚实调解中日韩俄等国和平解决钓鱼岛/尖阁诸岛、德岛/竹岛、北方/千叶四岛等领土争端[10]

 

[自由民权]

我们要医治美国由9.11带来的悲痛、灾难和恐惧。只有当美国不放弃丝毫自由民权时,只有当我们在国际安全问题上与国际社会合作时,才能坚定地对抗恐怖主义。让我问你们,在我们自己的城镇没有能力雇用教师、警察、消防队、紧急医护人员的情况下,在我们这么多同胞被华尔街弄得倾家荡产的危机中,我们哪有能力去充当世界警察?我竞选总统就是要破除剥夺我们公民权利的恐惧枷锁,废除可恶的“爱国者法”,废除不伦不类的“国土安全部”,特别要把移民事务从侮辱移民的“国土安全部”转回到Justice Department法务部,因为移民最需要justice正义。我们要重新获得美国人民的信任,就要建立一个信任美国人民的政府。

我也要支持Move to Amend运动,把最高法院错误送给公司的人格法权取消。公司不是人,不能享有人才享有的言论自由等权利来收买政客。否则,我们哪一个人能与(具有30万之众的)H-P这样的公司平等竞争?

 

[全民医疗保险]

作为最早推动全民保险的劳动党的长期成员,加上我在日本生活、就医的经历,很明白这个问题的实质。只有当所有的美国人都有工作、都享有健康保险、都享受免费的高等教育,我们才能说实现了美国之梦。同样地,新的医疗保险系统也将帮助创造新的工作机会。我们都知道,有多少地方,有多少员工被解雇是因为中小雇主没法支付员工健康保险的开支。你我都知道,保险公司们靠不提供健康保障、靠阻止人民获得他们需要的医疗服务而赚钱,他们比医生们更有权力决定患者能够接受何种治疗。我将完善被改得四不象的奥巴马医疗保险法案,包括所有必须的医疗程序、免费的或额外收费的药品,也包括眼科和牙科的治疗以及长期护理、精神护理、处方医药,因为美国人民需要它们!我们要让健康保障的钱用于人民的健康,再不能因为健康保险昂贵而让人民死亡、公司倒闭,再不能加深美国的健康保障贫困。再不能增加保险金、共同付款和额外支付。我们已经支付得够多了,只是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保障而已。

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圣何西医疗中心被远在纽约的公司收买后,我们各界人士(包括国会议员、市长、无家可归者等)在倍受尊敬的Loz Dean老太太组织下,多年抗议,仍然避免不了被关闭的结局,因为医院不是为人治病、而是赢利的设施了。我当选总统后,要通过立法把医院作为水电那样的公共服务业务对待,因为医疗保险也同喝水、用电一样,是一项基本人权!

 

[移民改革]

有多少身不由己来到美国寻求生存或自由的兄弟姐妹们,被沦为半奴隶的地位!他们没有法律的保护,没有公平劳动标准法案的保护,他们的孩子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我们必须尽力为移民劳工们创造立法和特赦,提升他们的地位。如果你们推选我当上总统,任何人来到美国八年以上,只要没有刑事犯罪记录,都可以无条件地得到公民权!都可以竞选包括总统在内的公职!

 

[公平贸易]

你我都知道,跨国公司们往劳动者工资最低、最没有权利、没有法律保护的国家移动。我这些年来从事国际工业贸易推销美国产品,知道美国能改变这一点。我们要取消NAFTA和WTO等不公平贸易协定,保护美国劳工的工作机会,也提升全世界劳工的地位。让我们设定一些普遍的规则,加入劳工的权利、集会的权利、集体交涉的权利、罢工的权利、起码工资及福利的权利、安全工作的权利、退休福利的权利,以及更广泛的新闻自由、结社自由等天赋人权。“劳工各阶级的解放应该由劳工各阶级自己去争取,劳工各阶级的解放斗争不是要争得阶级特权和垄断地位,而是要争得人人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并废除所有的阶级统治;” “劳工各阶级的经济解放是伟大目标,而作为一种手段的一切政治运动都必须服从于这个伟大目标。” [11]

 

[公司治理]

你们已经在Yahoo、News Corp.、Chevron、Cisco、Google的股东大会的人权提案知道了我的公司治理政策,这就是为什么Adobe、H-P、Boeing、、NetApp、Zynga、Best Buy、Juniper、Radioshack和Intel、Microsoft、Goldman Sachs、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这些大公司怕我的原因[12]。我的公司治理的理念来源于一百多年前替天行道的安那祺主义者Berkman,他为了教训“钢铁大王”随意解雇、驱赶Homestead罢工工人和他们的家小,不惜以身试法被判处22年徒刑[13]。我将使美国政府摆脱大公司的金钱控制,任命我的占领运动战友John Chevedden[14]加强证券管理委员会SEC的责任和功能,促使跨国大公司的头头们具备基本的职业操守。如果SEC和联邦储备银行Fed[15]等国家机构真正被掌握在我们人民手中,哪会发生什么次级房屋贷款和金融经济危机!

 

[税务、选举制度改革]

今年3月21日,我在H-P的股东大会上,当面批判其CEO出手1亿美元个人资产企图买下加州州长的位子[16]。当我看到共和党的富豪总统候选人被迫公布了只交14%的所得税时,非常惊奇他居然还有脸面竞选到底。1%的富豪阶级收买了美国国会,连其中较为老实的巴菲特也不好意思,因为他的清扫女工的税率也比他高!我当选后要立即取消投机盈利只交15%的税制,变为50%,还要制定一系列反对跨国逃税的制度。如果他们威胁说要把财富移出美国,让他们走吧!谁需要他们?我要制定反对收买的选举制度,让每一个公民不分贫富都有权利、财力竞选公职。为了从根本上杜绝金钱对选举的收买,我要把一百万美元以上收入的所得税提高到100%!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与你们分享23年来的往事吧!那是1989年6月4日的前前后后,我在日本大阪组织中国留学生的民主运动,抗议北京政权对市民的屠杀。中国和日本等当局多方收买我遭到拒绝后,卑鄙地贪污我微薄的中国国家教育委员会奖学金(至今不敢开出书面说明),拒绝为我开具结婚证明,把我赶出日本的大学,还到处追踪我,雇用一个中国学贼在东京殴打我,并把我赶出日本,又拒绝延长我的中国护照,最终取消了我的中国公民权。我在中国、日本和美国的学生、洗碗、清扫、餐馆打杂、数据整理、公司职员、接线推销员、公司代理、软件质量工程师、出口贸易自营业、研究员、不动产经营、社会活动家等人生经历让我知道:一个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出身,但可以服务任何社会,人道的热爱与精神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在我人生成熟时就不得不流亡的这些年代里,你们帮助了我,拯救了我,使我学会了希望的力量、光明的力量!

 

两百多年前,一个叫Thomas Paine的普通殖民地移民,用一本朴实的小册子Common Sense告诉同伴们:独立不只是善良的愿望,而且是不可避免的现实,这个新的国度就叫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这位同时也是法国大革命领导者之一、却被独立后的美国拒之门外的Paine才是美国的第一名建国之父。2003年,Howard Dean宣布竞选美国总统时警告我们:This i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the empire。帝国已经寿终正寝了!不用恐慌,不用担忧,让我们庆祝吧!是独立自由之光欢迎了Paine这样的建国之父来到这里,是独立自由之光欢迎了成千上万的我这样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把美国与整个世界联结起来。我的竞选就是要把来自各处的崇高精神联系起来。不管你叫Andrew、Eric,还是Laura、Cathy,来吧,扬起政治自由、经济平等、社会公正和人道博爱的自由社会主义Anarchism风帆,加入我们社会重建的行列!

 

今天,那引导我们先祖来到美国的光明,那仍然闪烁的公共力量的光明,点缀着旧金山海湾的夜空,激励着我准备照亮整个美国。我宣布竞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如果你认为我们的政策比已经印在选票上那些政党的政策更能为你服务、更能体现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的政府、更能带领美国走向光明,请填写:

Anarchists

Jing Zhao for President

Noam Chomsky for Vice President

 

感谢大家。

 

[美国加利福利亚州 2012年10月20日]


[附录:实际投票]


[1]失业率这个中文翻译不准确,因为很多人无法进入美国的就业市场,不是失业,而是无业。

[2] http://cpri.tripod.com/cpr2003/unemployment.pdf

[3] http://cpri.tripod.com/cpr2010/4hour.pdf

[4]初次发表于香港《十月评论》2001 年第4 期。

[5] http://cpri.tripod.com/cpr2012/defense_guidance.pdf

[6] Jing Zhao "Political Theology of American Mennonite Pacifism" http://cpri.tripod.com/cpr2004/mennonite.html

[7]我的第一本书就是《美日同盟及其与中国的互动》,ISBN:9780557067725。

[8] 赵京:“穆斯林兄弟会与以色列集体农庄的政治功能” http://cpri.tripod.com/cpr2012/kibbutz.pdf

[9] 赵京:“无人机的硝烟”。http://cpri.tripod.com/cpr2012/drone.pdf

[10] 赵京:“关于钓鱼岛/尖阁诸岛的非主权方案” http://cpri.tripod.com/cpr2011//diaoyu.pdf

[11] 赵京:“国际工人协会的精神和基本原则”,http://cpri.tripod.com/cpr2012/international.pdf

[12] 赵京:《国际政治经济学与企业社会责任》,ISBN: 9780557056637.

[13] 卡内基后来“行善”,在退休时特别指定拿出小部分现金给Homestead工人家庭。直到今天,我们看到卡内基和平基金、洛克菲勒财团基金,以及盖茨基金等“慈善”业务,都受惠于Berkman对富豪们的教育。

[14]赵京:“占领(惠普)股东大会的艺术” http://cpri.tripod.com/cpr2012/occupy_HP.pdf,“占领股东大会的艺术: NetApp的公司治理提案”http://cpri.tripod.com/cpr2012/netapp.pdf

[15] 我昨天刚出席西海岸国际财金与开放宏观经济会议http://www.scu.edu/business/economics/wcwif/index.cfm,对一个Fed官员发表的脱离现实的劳务市场的复杂数字模式提出批驳,指出他们浪费了个人才智和政府资源。

[16]赵京:“占领(惠普)股东大会的艺术” http://cpri.tripod.com/cpr2012/occupy_HP.pdf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